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行业观察 > 正文

上海“封印”以来,我们重新体悟了哪些商业常识?

作者:中欧商业评论发布时间:2022-05-16分类:行业观察浏览:155


当上海被按下“暂停键”,志愿者和团长们形成了一个个自组织,开启了关于理性与人性之间的管理实验。

上海“封印”以来,我们重新体悟了哪些商业常识?

从3月28日浦东封控,再到4月1日浦西封控,在前所未有强度的疫情防控力度下,上海暂停了大部分商业活动,城市与街道静止了,却停不下一颗颗为社区奉献的心。


楼组长、团长、搬运组组长、买菜长……在上海开启全域静态管理前,这些称谓显得格外冷门,但正是这些“组长”和“团长”们,成为了过去一个月里,每个上海居民接触得最频繁的人群。


非常时期,每个志愿者和团长都是“项目经理”,他们在上海居民对物资空前高涨的渴望中,果断承担起了组织采购的重任,重新搭建起了零售与消费者之间的供应链,他们负责统计抗原数据,有序安排小区居民分批错峰下楼核酸。


管理大师德鲁克认为,现代社会是一个由“有组织的机构”所构成的社会,当上海被按下“暂停键”,志愿者和团长们形成了一个个自组织,较之于商场沉浮多年所形成的商业体系,社区团购修改了诸如物流、运营、商品供应等参数,开启了关于理性与人性的管理实验。


作为一种自组织模式,社区团购为何能做到如此高效?自组织的驱动力、运行模式和生态演变进化路径是什么?在一个个有关组织的实验中,自上海封印以来,我们能重新体悟哪些商业常识?


由《中欧商业评论》主办、上海杉树公益基金会协办的线上邀请制公益直播研讨会“商谈CBR Online Talk”第九期即将上线。本次活动所募集的善款将由杉树公益基金会用于“CBR助成,圆梦希望”计划,提升大学生综合素养能力,让青年无惧未来。


上海“封印”以来,我们重新体悟了哪些商业常识?

本期“商谈CBR Online Talk”由《中欧商业评论》“新组织观察”工作室主理,5月16日20:00~21:30上线,特邀百姓网创始人王建硕卡里司马创始人、原格瓦拉生活网创始人刘勇进行线上对谈。


自疫情以来,王建硕始终承担着小区内部“信息中枢”的角色,负责小区志愿者信息统派与协调,至今已累计发布近800份公告,参与或建立小区近40余个微信群,全方位观察并思考上海疫情下的民间力量。


对于疫情下的自组织及其所属的无领导管理模式,小区团购模式背后代表的不同经济模式,王建硕有着深刻的洞察,发表过《小区在封控期间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之争的始末》《警惕权力的诱惑,志愿者不是自己的舞台:一个志愿者的自白书》等系列稿件。


在非常时期,面对浦东的封控,刘勇于第一时间撰写了《仁恒河滨城2期28号楼防疫保护指南》,涵盖业主共同约定、志愿者分工及每日行动、关于每次街道配货物品运输事宜、每日工作通告、重点关注列表、后续关注事宜等,该份抗疫指南迅速走红网络,被称为从“迷雾中射出的一道光”,从那最亮的一面映照出人类的理性之美。


此外,刘勇还组建过名为“键盘侠在行动”的志愿团队,也曾以“众包”的形式,将求助名单做成一份共享文档,在朋友圈里号召大家点对点展开帮扶,救助对象涵盖了断粮的工地宿舍农民工、被封店员、独居老人等。在救助名单发布当天,仅一个下午,就有70多人认领了求助项目,展示了来自民间温暖且蓬勃的力量。


在本次对谈中,嘉宾们将抽丝剥茧,深度解析封控背后的商业逻辑,话题将涉及:

  • 团购背后所代表的经济模式是什么?其经历了哪些迭代与变迁?

  • 曾在2020年火极一时,又在2021年节节败退的社区团购,为何能在上海疫情期间,焕发新的生命力?此次的社区团购,带出了哪些社群力量?如何看待疫情中小数据与大数据的问题?

  • 上海的小区自治模式缘何兴起?作为扁平化管理的自组织,其分工决策机制是什么?组织内部遇到问题时,如何协调内部矛盾并快速决策?

  • 为什么有些志愿者满怀热情加入,却难以长期坚持?能否构建有效的组织文化,避免优秀志愿者人才的流失?在志愿者进行管理的过程中,怎样平衡好权力与“小我”?

  • 随着上海逐步复工复产,后疫情时代,上海商业的韧性和复苏力来自哪里?疫情结束后,上海可能会有哪些变化?

  • 通过此次疫情,结合封城时的见闻,带来了哪些管理上的启发与思考?


讨论会参会人数限定200人,我们会在5月16日18:00前对所有报名观众进行审核,欢迎大家积极报名。

上海“封印”以来,我们重新体悟了哪些商业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