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行业观察 > 正文

虚拟偶像、线上社交,当代年轻人为什么会在线上社会中爱上虚拟女孩?

作者:中欧商业评论发布时间:2022-05-11分类:行业观察浏览:138


    疫情让人们在家使用手机或者电脑进行社交,线上社会突然间变得丰满与充实,人们可以在这个世界里毫不掩饰地展现和释放自己在真实世界中总是被禁止、压抑、被遮掩的自己的另一面。真实社会中的自我与线上社会中的自我有什么区别,哪一个更加的真实,为什么线上社会的互动量如此巨大,成为了当下各行各业开始探索的问题。


虚拟偶像、线上社交,当代年轻人为什么会在线上社会中爱上虚拟女孩?

分 享 | 姜宇辉 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
          苍崎夏露 B站虚拟up主
          张睿 虚拟偶像粉丝
整 理 | 邵寒冰
责 编 | 施 杨



每一代年轻人,都拥有着独特的社交方式。从大排档到KTV,再到剧本杀和密室逃脱,年轻人的社交方式愈发丰富多彩。然而,持续两年多的新冠肺炎疫情,逐渐改变着年轻人的生活习惯与社交方式。居家办公与居家学习,使所有人的社交行为都变成了盯着一块手机屏幕进行,在这块手机屏幕中所形成的社会,便是线上社会。


一个虚实结合的世界正在诞生,虚拟与现实的边界也在逐渐变得模糊,线上社会的精彩程度在某种意义上已经超越了真实的社会,因为每个人在进行社交之前,都不需要对自己的形象进行维护,甚至还可以使用自己的虚拟形象与人互动聊天。


《中欧商业评论》系统机器人工作室主办、上海杉树公益基金会协办的线上邀请制公益直播研讨会——“商谈CBR Online Talk”,邀请了三位嘉宾分别从哲学、虚拟人自己、虚拟人的粉丝三个视角探讨线上社会的社交哲学与虚拟世界的魅力。以下为本次分享精选实录。



何谓虚拟人?


在现在,只需要通过一部手机,每个人都可以一键生成自己的虚拟形象,越来越多的人把自己的时间用在了和虚拟人、虚拟偶像的交往上面。2020年二次元用户规模已突破4亿,中国虚拟偶像核心产业规模为34.6亿元,虚拟偶像带动周边市场规模为645.6亿。字节跳动、B站、腾讯等互联网头部开公司都开始将目光聚焦在虚拟人上。


虚拟偶像、线上社交,当代年轻人为什么会在线上社会中爱上虚拟女孩?

初音未来,洛天依等虚拟人是具有独立声库的虚拟歌姬,而虚拟偶像是以人格为主的,在虚拟的动漫与CG外形背后具有真人演出和配音的,虚实结合的人物。他们具有独立的人格与性格,不仅能和真实偶像一样通过直播与线下演出的方式与粉丝互动,还可以通过网友的二创不断丰富自我的人格,如果说真实偶像的性格是固定的,那虚拟偶像的性格便是可以在粉丝的影响之下慢慢地改变,尽管与粉丝不在同一个世界,但心灵上的距离却是更近的。


苍崎夏露的粉丝张睿,受疫情影响居家学习,刚刚经历了分手的痛苦,在他难受的时候,总会在直播间里安静地看着夏露和别人互动聊天,打游戏,对他来说,线上社会是一个能够让他面对挫折疗愈自我的一个地方。


邵寒冰:虚拟偶像和真实的人有什么区别?


张睿:其实本身我是喜欢看直播的,因为虚拟偶像也算是直播的一部分。但是真人直播的话,会出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如果主播长得不好看,那么直播内容再怎么吸引我,我都会感觉很难看下去。但如果是二次元形象的话,那就不存在颜值方面的问题。而且如果虚拟主播的人设很吸引我的话,我就会更愿意看,毕竟谁能拒绝得了,人美心美的二次元动漫女孩呢,尤其是像夏露这种的,头发是白色的,女骑士的人设。

虚拟偶像、线上社交,当代年轻人为什么会在线上社会中爱上虚拟女孩?

姜宇辉:虚拟人现在可能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夏露这样的,她是有真人作为原型的,比如说你能听到她的声音,她的形象是数字的,但是她背后有一个真人,她有自己的真情,观众能感觉到她有自己的生命,有自己的经历,所以这个形象更像是真人的一个形象,观众会觉得,她只是用数字的形象跟你去沟通。因为我们现在也是数字时代,所以人和人之间的沟通也是更多的采用数字的手段。那么通过这样一个虚拟界面,其实能够更方便地让不认识的陌生的人形成一个亲密的感觉。

虚拟偶像、线上社交,当代年轻人为什么会在线上社会中爱上虚拟女孩?

另一种是初音未来那种,她后面是完全没有真人,初音未来一开始其实也是有一个原型的,她是根据女演员或者女明星的声音,然后捏出来的,她变成了一个合成的程序,所以后来她背后有没有真人,大家已经不在乎了,大家只是把她当成是一个所有的粉丝都可以去参与的,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塑造的一个虚拟数字人。


年轻人与线上社会


邵寒冰:张睿同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苍崎夏露的?


张睿:因为半年前我自身也发生了比较悲催的一件事情,当时正在经历分手,后来关注到了夏露。当时感觉我的感情受到了挫折,我决定要逃离三次元,我要一个二次元的世界。那时候我正处于一种走投无路的那种感觉,然后觉得,哎呀,三次元什么的再也不要了。人在晚上的时候就容易EMO,尤其是在分手期间的晚上,但分手这种事情更不能在晚上随便找人聊,告诉身边的人我分手了,我很难过。然后我就刷B站,看到了夏露在直播,我就感觉她好温柔,声音也好听,感觉自己被救赎了,谁能拒绝温柔的大姐姐呢,我也很感激大数据把夏露推给了我,让我在晚上EMO的时候能有一个宣泄的地方。

虚拟偶像、线上社交,当代年轻人为什么会在线上社会中爱上虚拟女孩?


邵寒冰:线上的生活正在慢慢地融入到我们的真实生活当中来,人们在线上社会中反而更能表达自我,这是为什么呢?


苍崎夏露:我觉得现在一些观众去看虚拟偶像,其实也是抱着这种没有压力,没有负担的心情去看的。他不用介意自己说错了什么话,不用介意别人能记住他的相貌,他的虚拟社交其实是他发泄压力的一个窗口,大部分人应该是抱着一种轻松的态度去干这个事的。


姜宇辉:线上社交它可以降低很多风险,你在线下面对面社交的时候,可能确实会有很多风险,如果上去就跟他很亲密,或者说有一些直接的沟通或者交往,受伤的几率可能非常大。首先,在线上能够遇到朋友的概率是非常大的,你一年在生活的社区散步的时候,你能够遇到的人有多少?时间如果缩短到一天在生活的社区上散步,你遇到的朋友又能有多少?所以线上社交的数量基数是很大的。在这个大的基数的前提之下,保证了你可能有更大的机会能够遇到你喜欢的人,喜欢你的人。


邵寒冰:线上社会究竟是一种怎样的人类活动,它对应的又是人类生活怎样的一种全新的状态?


姜宇辉:线上社会让人和人之间能够去产生交集,产生火花的可能性也更多,线上社会毕竟是一个虚拟的世界,所以它给人的交往或者交际提供了更大的可能性。举一个表白的例子,在线下你对一个女孩说我爱你,表达方式可能只有几种。但是如果你在线上,你通过微信,通过游戏,甚至通过虚拟形象,你可以表达无数种,你可以有各种各样的方式,去跟她表达爱意。在这个表达的过程之中,你还可以去借用很多在日常生活中没有办法去使用那些媒介,比如音乐,影像或者其他一些东西。


另外,线上的社交降低了很多线下社交的风险。大家经常会谈到线下的交往,有的距离非常近,比如,你跟几个陌生人一起走进电梯,那时候你最怕的是什么呢?就是那个陌生人离你很近,你甚至能够听到他的呼吸与气息。但是线上社交虽然让很多人也近了,可能在一个成百上千甚至上万人观看的直播间里面,你不会觉得很压抑,你还是觉得你还可以去表达自己,或者跟别人去互动。在线下的物理空间中,你会觉得距离很容易被压缩,然后通过压缩的距离,人会产生一种心理的压力和焦躁,然后会产生一种敌意。那在线上呢,人和人的社交的距离会敞开很多。



陌生人的温度


姜宇辉:是不是所有的虚拟主播最后都是追求会被公司包装或者走上一个正规的宣传?比如说有很多新主播,会通过一个数字的形象满足于表达自我,还是说所有的虚拟主播最终都是想要有一个脚本,然后成为一个演员,成为一个让越来越多的人去喜欢的这样一个演员?


虚拟偶像、线上社交,当代年轻人为什么会在线上社会中爱上虚拟女孩?



苍崎夏露:我不能代表大多数,我只能说说我自己的想法。现在流量为王,谁不想火呀,黑红也是红嘛,大家其实都是想要火,想红想要被包装。作为我个人来说,我是不希望失去自我的那种包装,我不希望我是一个真的虚假的人,站在你面前,然后每天给你表演一些东西,这样就像杂耍一样,我如果能跟观众用心的交流,我是不会去这么做的。


作为一个普通人的灵魂来说,你很难去跳脱自己惯有的这些习惯,去说话去做事,有一些Vtuber能把自己的人设维持的比较好,但是逐步到后期可能顶多也只剩下一点点了,剩下的设定基本上都抛之脑后了,因为你慢慢地其实就是在做自己。你自己的灵魂和你自己的这个外表,其实是逐渐融合的,而且是靠近现实去融合的,因为你直播的时候不可能永远打游戏,不可能永远唱歌,总要去跟观众去沟通,沟通的时候说的那些事,其实都是生活中经历的事,不可能描述一些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不可能每段真实经历都去撒谎,说一个谎就要用上百个谎去圆它。


也有很多工会公司找到我签约,但是我都拒绝了,我觉得如果丢失自我的话,对我来说是对不起自己的本心的,一是对不起自己,二是对不起观众。我特别在意的是我的观众怎么看我的,我会希望给他们带来好的内容,开心的一段时间。如果往第一种方式去转变的话,可能收入会增多,粉丝会很多,可能会出名。但是他们的感受我就再也顾及不到了,我觉得这样的直播对于我个人来说是孤独的,我不喜欢这样。


邵寒冰:线上社会是怎么样给你带来温暖的?


张睿:我在看一个虚拟偶像直播的时候,她在连麦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脑瘫,一个脑瘫患者。然后他们俩连麦,我看着很揪心。他只能躺着,他告诉主播,他没有工作,也不能工作,生活很困苦,只能依托于b站这个平台去直播,分享自己的生活,充实自己的生活。然后呢?那个虚拟偶像没有说什么,她最后说那我给你唱首歌吧,也就是相当于为他加油鼓气。在那一刻我感觉,谁说二次元和虚拟偶像是没有温度没有灵魂的。反正我立刻就感觉到自己被温暖了,现在这个现实社会多么残酷,多么冷漠无情,我甚至很难跟人说心里话。但线上社会它就是温暖的,它能让我感觉到这个世界还是有希望的,能让我感受到一种在现实社会中努力的力量。


对于真实偶像,我感觉还是与我有距离感,我就是一个普通的粉丝,我们之间距离太远了,但如果是虚拟偶像的话,我能就像现在这样,我能面对面跟夏露说话,我们之间的距离感就被拉近,而且我能跟她说一些我的问题,我的困惑,她能很温柔的给我解答。所以我喜欢的肯定不是单纯的皮囊,肯定是她的灵魂。


虚拟偶像、线上社交,当代年轻人为什么会在线上社会中爱上虚拟女孩?



姜宇辉:关于内容讲孤独症的书和社会学的研究特别多,但实际上所有的研究最后都回到一点,就是网络上没有真实。就是因为没有,所以大家才会孤独,今天日常生活里面绝大多数的人际往大概70%到80%都是在虚拟空间里。所以呢,我们在网上付出了大量的时间,付出了大量的情感。但是最后是不会收到回报或者说收到一种对自我的肯定的,因为当我们去表达自我的时候,当我们去跟其他人去沟通的时候,其实最终是为了去寻找一个对自我的安慰,对自己的一个肯定。我之所以要去爱别人,之所以要跟别人去对话,最后其实我是为了去肯定我自己,在肯定自己的前提之下,才跟别人形成一种平等和开放的沟通。


最近因为疫情,也慢慢开始对我的思想进行影响。这个一个多月以来,我反而会觉得在很多时候,在网上的那种安慰或者说在网上的陪伴,会有些更加真实,虽然这是从我个人角度来说,我可能还是希望有线下社交的补偿,但是我不会像把这些当成越群体越网络就越孤独。


我还是觉得线上社交要放在不同的现实的状况之下去考量。比如说在我们今天这个世界,疫情肆虐,今天还没有过去,各种各样的风险危机,包括环境的,经济的和就业的。面对这样一个世界其实就像张睿说的,我们在这个现实生活之中,我们会受到各种各样的挫折跟打击。在这时候,当你回到网络上,可能你会觉得那种沟通,虽然可能还不完美,还有各种各样的缺陷的地方,但是仍然还是能够给你带来一种补偿,它可能跟传统思维观念不太一样,但仍然是一种新的自我表达和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方式。



观众问题&嘉宾答疑


观众:姜老师,请问您是如何看待虚拟偶像产业这种赛博文化与后现代精神危机之间的关系?


姜宇辉:人和技术之间不一定是冲突的,或者矛盾的。而是相反,我们可以把人和技术当成是一个互相渗透,彼此增强和彼此互补的一个过程,如果这样看的话,可能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焦虑。包括像虚拟偶像,我觉得像夏露这样的虚拟偶像,她真的就是现实跟虚拟的一种融合,二者间没有什么冲突,不是说“我”是戴着数字的假面,然后真我藏在后面。


虚拟偶像、线上社交,当代年轻人为什么会在线上社会中爱上虚拟女孩?



观众:请问夏露会不会觉得在维持自己的人设和表露自己的真实情感的时候感受到人设是对中之人的一种劳动压迫?


苍崎夏露: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它就是一种劳动压迫,如果心情好的话,它就是一种自我救赎。如果我是颜值主播,我直播前可能要准备很多东西,需要每天换衣服,每天化妆,每天干很多事,然后去维持我的自己的这个形象,还要去做身材管理这类内容。不是说虚拟偶像不需要做这些,但是这些压力对于虚拟偶像来说,并没有那么大。我会很轻松的把我的心情表露给你们,然后我也会很轻松的去回答一些你们问我的问题,我觉得这不能算是一种劳动压迫。


观众:张睿同学对于虚拟偶像商业化或者兜售商品,能接受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会消费到哪个层次?


虚拟偶像、线上社交,当代年轻人为什么会在线上社会中爱上虚拟女孩?


张睿:这需要看虚拟偶像能不能满足我的需求,她如果让我感动了,我会觉得感动值一个价格,我可能就会有打赏、舰长这种行为。只要在我能力范围之内可支配的金钱,不影响我的个人生计的情况下,都可以接受,接受的前提是值得。对我来说,作为一个学生,一次性花几百几千是不可能的,但20块钱是好赚的,为自己的感动花20块钱是非常快乐的一件事情。我也会玩手游,一单就要648块钱,很多手游到现在还没有保底机制,但尽管这样,还是有大把的人去氪金,因为他们觉得值得,当然,白嫖也有白嫖的快乐,白嫖在游戏里就像是氪金玩家的NPC一样,在虚拟偶像的圈子里像是气氛组,都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